系列報道 || 廣石化混燒高硫石油焦、固廢與臭氣CFB爐的干式超凈協同多污染物超低排放


廣石化混燒高硫石油焦、固廢與臭氣CFB爐的干式超凈協同多污染物超低排放

——協同高效多污染物凈化就是減污降碳、協同治理


我國煤電行業碳排放總量居“雙高”行業之首,因此,降低煤電機組的煤耗是我國煤電行業積極開展碳減排的一項重要措施。

“利用煤電機組對污泥、垃圾等進行耦合發電,對固廢進行無害化、減量化、資源化、規模化處理”是一項一舉多得的碳減排有效措施,是國家能源和環境部門鼓勵的煤電低碳清潔發展方向。

雖然我國煤電機組絕大多數都實現了超低排放,但并不是所有的煤電機組超低排放裝置,可以高效凈化耦合污泥、垃圾后產生的多組分煙氣污染物。相比于單一燃煤,鍋爐燃煤混燒污泥、垃圾等產生的煙氣污染物組分更加復雜,對燃煤煙氣超低排放裝置性能要求更高。


DSC干式超凈+技術,協同高效脫除高濃度SO3

中石化廣州分公司位于中國經濟最活躍的珠江三角洲中心廣州的黃浦區,作為中石化集團所屬的特大型石化聯合企業和華南地區最大的現代化石油化工企業之一,廣州石化現有2420t/h燃燒高硫燃料的循環流化床鍋爐和2220t/h高溫高壓煤粉爐,實現熱電聯產運行。

在石化行業,煉油時渣油深加工中焦化、溶劑脫瀝青工藝會產生大量的石油焦、瀝青質等副產品。石油焦和瀝青質與煤炭相比具有低灰分、高熱值的特性,常作為CFB鍋爐的摻燒燃料。

石油焦和瀝青質一般含硫量為6%,加上燃料中的釩、鎳等的催化氧化,導致摻燒石油焦的煙氣SO3濃度極高。雖然國家暫時沒有排放標準,但廣州石化考慮到SO3直接生成硫酸鹽,對當地空氣質量不利影響更直接,為此決定采用可以高效協同脫除SO3的福建龍凈DSC干式超凈+工藝對燃燒后的煙氣進行多污染凈化。

投運后,經國家環境分析測試中心檢測,除粉塵、SO2NOx達到國家超低排放指標,在原煙氣SO3平均濃度高達767mg/Nm3(最高突破900mg/Nm3)的情況下,出口平均濃度僅為0.246mg/Nm3,脫除率近乎100%,協同實現近零排放。


1. 廣州石化燃燒高硫石油焦的1#2#循環流化床鍋爐煙氣凈化裝置



2. 國家環境分析測試中心檢測報告單


DSC干式超凈+技術,助力廣石化油泥、污泥、臭氣處理實現三化

油泥、活性污泥等固廢通常需委托有資質的第三方處理,不僅費用高,而且運輸過程存在不確定性。為解決固廢出廠和處理難題,廣州石化充分挖掘兩臺循環流化床鍋爐配套循環流化床干法煙氣多種污染物協同處理凈化裝置的優勢,開展CFB鍋爐燃料耦合資源化綜合利用項目的探索和試驗。通過反復試驗和充分評估,該項目通過了地方行政審批部門的環境影響分析報告政府備案工作,油泥等固廢進CFB鍋爐綜合利用,實現了固廢的資源化、無害化處理。2020年,廣州石化固廢資源綜合利用率高達93.13%

據統計、測算,截至2020年底,廣州石化累計摻燒油泥5838.06噸,創效1700多萬元;活性污泥實現零出廠,節約活性污泥外委處置費1600多萬元。摻燒油泥和活性污泥每年也可為廣州石化節約標煤上千噸,因此,廣州石化主動提前將CFB鍋爐摻燒固廢加入到市發改委減煤工作計劃中,擔當社會責任。


3. 廣州石化固廢處理實現“三化”

隨著國家VOCS治理的深化,廣州石化煉油污水場的廢氣治理成其一大難題。廣州石化考慮到CFB干式超凈+工藝具有多污染物協同脫除效果,為此將煉油污水場的高濃度廢氣引入CFB爐燒,然后利用CFB干法脫硫系統凈化,同樣達到了超低排放標準。廢氣成功進入CFB鍋爐焚燒處理,廣州石化避免了重新建設RTO焚燒爐的投資,也節省了RTO煙氣治理的費用。


4. 廣州石化一爐多用實現兩廢無害化處理

福建龍凈DSC干式超凈+裝置多污染物高效協同凈化的能力,助力廣州石化2×420t/h循環流化床鍋爐煤電機組“一爐多用”,在摻燒燒高硫石油焦并耦合固廢和廢氣條件下,煙氣排放仍然比燒天然氣煙氣排放指標還要好,為石化行業的“減污降碳、協同增效”樹立標桿。

黄瓜视频手机下载_成版人黄瓜app_最新黄瓜视频app